政策法规    
仲裁案件法律适用参考之格式合同中仲裁条款的效力
2015-11-11

    一、案件问题概要

    实践中,合同当事人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内拟定合同条款的情况少之又少,通常合同条款的拟定由一方单独完成。一种情形是拟定合同一方再与合同的其他当事人协商,协商的内容通常包括有关合同标的、数量、质量、价款或者报酬、履行期限、履行地点、方式和违约责任等。另一种情形是非拟定条款的当事人只能表示全部接受或者不接受,要订立格式合同,就必须全部接受合同条件,否则就不订立合同,此所谓格式合同。那么,格式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效力如何?

    另外,合同中关于争议解决方式的条款“因本合同引起的纠纷,提交绵阳仲裁委员会仲裁”是否属于格式条款?仲裁协议的效力应如何认定在仲裁实践中也是很重要的问题。


    二、仲裁受理意见及依据

    (一)格式合同的效力如何确定?

   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(以下简称《合同法》)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:“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,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。”格式合同则是指全部由格式条款组成的合同。格式合同的效力应当根据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合同无效:(一)一方以欺诈、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,损害国家利益;(二)恶意串通,损害国家、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;(三)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;(四)损害社会公共利益;(五)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”以及第五十三条“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:(一)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;(二)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”的规定来确定,即存在《合同法》第五十二条和五十三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,合同无效;反之,则有效。

    (二)仲裁条款的效力是否受《合同法》调整?

    格式合同的效力受《合同法》的约束,仲裁条款作为格式合同中存在的条款之一,是否也受《合同法》的调整,答案是否定的。一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》(以下简称《仲裁法》)与《合同法》对合同条款的效力规定属于特别法与一般法的规定,仲裁条款的效力认定应当适用《仲裁法》的规定;二是按照《仲裁法》第十九条“仲裁协议独立存在,合同的变更、解除、终止或者无效,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。仲裁庭有权确认合同的效力”的规定,合同的效力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,而合同效力受《合同法》调整,故《合同法》不是调整仲裁协议效力的依据。《仲裁法》第十七条规定: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仲裁协议无效:(一)约定的仲裁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;(二)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仲裁协议;(三)一方采取胁迫手段,迫使对方订立仲裁协议的。”因此,只有存在《仲裁法》第十七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,仲裁协议才无效。

    (三)扩展——条款“因本合同引起的纠纷,提交绵阳仲裁委员会仲裁”是否属于格式条款?仲裁协议效力如何?

    若具体的仲裁机构名称由一方当事人手写完成,该种情形下,无论具体的仲裁机构名称是由哪一方填写,也就是说,尽管填写具体仲裁机构名称的合同当事人是拟定合同的一方,也不属于格式条款。该条款中具体仲裁机构的名称是预留给双方填写,可以认定双方对条款进行了协商,不应认定为格式条款,仲裁协议有效。

    若具体的仲裁机构名称由拟定合同的一方打印完成,未拟定合同的一方辩称该条款是无效的条款,也不应根据《合同法》的规定来判断仲裁条款的效力,应该由辩称该条款是无效条款的一方就存在《仲裁法》第十七条的规定的情形进行举证,否则,其主张便不应该得到支持。况且,根据通常的理解,合同当事人签字盖章即意味着是对合同条款已经充分理解和认可,是合同当事人就提交仲裁机构解决纠纷的合意,应当有效。

    综上,格式合同的效力适用《合同法》,但格式合同中的仲裁条款的效力不适用《合同法》,应当适用《仲裁法》。仲裁协议独立存在,合同的变更、解除、终止或者无效,均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。“因本合同引起的纠纷,提交绵阳仲裁委员会仲裁”的条款无论是手写还是打印,在不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》第十七条规定的情况下,均属于有效的仲裁条款,本会应当受理。(任鹏  转载自绵阳仲裁委员会官方微信)